相关文章

光伏组件回收将有150亿美元产值 国内政策仍空白

  到了2030年,中国废弃的可以产生145万吨碳钢、110万吨玻璃、54万吨塑料、26万吨铝、17万吨铜、5万吨硅和550吨银。

  欧洲有最成熟的光伏回收监管体系,世界其他地方尚缺乏规定来强制的回收。

  在自家屋顶装上,享用太阳能发电已越来越流行。这些低碳先锋可曾想过,几十年后,这些大块头的光伏组件要怎么处置?

  近十年来,中国已成为全球光伏装机量第一的国家,关于光伏组件回收的政策和法规却是空白。研究光伏组件回收的企业和机构寥寥无几,甚至对于环保组织而言,这也是一个还未开始关注的话题。

  据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国际能源署光伏系统项目的报告,2014年,废弃的光伏组件还不到电子垃圾的千分之一;而到2050年,则会达到0.78亿吨,全球商品市场价值将达到150亿美元。

  “光伏组件的垃圾量在未来不久将大幅增加,因此,我们建议各国现在就开始准备。”报告的作者之一、美国国家可再生能源实验室加文˙希斯博士对记者说。

  退役尚早,无人关注

  2015年,在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光伏专委会的支持下,一场名为“寻找中国最美光伏老组件”活动在西北、西南等地展开。活动方找到了发电运行近三十年的老组件,虽然当时的工艺粗糙,支撑杆也已生锈腐蚀,但这批光伏至今仍在发电运行。

  因为发电效率的下降,光伏板的设计寿命一般被定为25年,实际运行可能超过25年。

  “2020年后,光伏组件的废弃量开始显著增加。”这一预测来自中科院电工研究所可再生能源发电系统研究部,国家“十二五”期间,他们承担了国家863课题子任务“光伏设备回收与无害化处理技术研究”。这是我国目前为数不多的国家级相关研究。

  光伏制造商天合光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合光能)研发部门高级经理熊震也同样预测,2020年为废弃组件问题出现的起点:“规模很小,可能只有5MW,不到500吨,和建筑垃圾比是九牛一毛。”W(瓦)是光伏组件的发电单位,一瓦组件一年可发一度电,5MW光伏组件发的电只相当于一个三千户居民小区一年用电。

  中国光伏企业早期供货给国外,国内大规模安装光伏组件是从2009年开始,为了消化光伏产能过剩,国家支持实施了“金太阳示范工程”,以财政补助、科技支持和市场拉动等方式,加快国内光伏发电的产业化和规模化发展。

  863课题研究预测了未来光伏组件的回收规模,在电站运行维护良好的情况下,到2034年累计废弃量将达到近60GW,在电站运行维护状况一般的情况下,估计2034年累计废弃量将超过70GW。相当于四千万家庭的用电量。

  英利绿色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英利)进一步测算的结果是:到了2030年,中国废弃的光伏组件可以产生145万吨碳钢、110万吨玻璃、54万吨塑料、26万吨铝、17万吨铜、5万吨硅和550吨银。

  欧盟强制回收

  虽然国内开展研发的光伏企业还不多,但它们已和国际接轨。

  光伏回收领域的知名机构是位于比利时的非营利组织PVCYCLE。PV是光伏的简称,CYCLE则是回收。1990年代早期,欧洲的光伏安装开始兴起,到了2007年,为了真正区别于传统能源,成为从绿色发电到废物管理的“双绿色”产品,PVCYCLE应运而生。

  成立之后,作为废弃物管理平台,PVCYCLE为欧盟地区的光伏组件制造商、销售和安装商以及进口商提供收集与回收服务。2010年-2015年间,该组织回收的组件已经相当于一亿多只听装可乐瓶和两千多万只玻璃瓶。

  最初成立时,PVCYCLE的会员属于自愿加入。2014年初,欧盟报废电子电气设备(WEEE)指令将光伏组件纳入其中,规定报废的光伏组件和家用电器作为一类产品,当前和历史安装的都要强制回收处理。

  其实,在WEEE的强制规定之前,已有一半的会员是中国公司。“和其他会员一样,中国企业对于可持续的废物管理表现出同样高的承诺。”PVCYCLE公关总监皮娅˙艾莉娜˙兰格说。天合光能同时也是PVCYCLE的理事会主席——协会最高的监管和指导机构。